几把

类型:爱情地区:凯科斯群岛发布:2020-06-27

几把剧情介绍

却见莫小语站在紫漓身旁,默默的低着头,看不见神情,也不知道她就几个在想什么,然而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莫小语的不对劲,以莫小语的性格,这个时候,应该早就兴奋的大叫了,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沉默了起来!而莫小语在听见夏猫儿的话时,更加不对劲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,注意到紫漓青萝等人都关心的看着自己,却只是摇了摇头,有些闪烁其词的开口,“没,没什么,紫漓姐姐,我突然有些不舒服,想回去休息!”“恩,让猫儿和你一起去吧!”紫漓看着莫小语的模样,淡淡的瞥了一眼慕幽天辰,点点头说道,心中却有些了然莫小语的心思!莫小语听着紫漓的话,也没有反对,竟看也不看慕幽天辰,转身便是离开了大厅,身后夏猫儿有些迷茫的紧跟其后!慕幽天辰看着莫小语的模样,微微皱眉,她是介意他的身份吗?他都已经离开圣剑府那么多年,这个身份对他来说本就可有可无,说出来,只是不希望有任何隐瞒而已,难不成,他不应该说出来?紫漓看着慕幽天辰的模样,暗自叹了一口气,两个人的事情,还是他们两个人自己去解决的好,她也不可能插手太多!“这枚丹药你找个地方服下,然后准备闭关吧!”紫漓挥手间,一个小玉瓶便是出现在手中,紫漓将之放在了桌上,缓缓的开口,便是起身,拉着冥君墨缓缓的走出了大厅!慕幽天辰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玉瓶,他梦寐以求的丹药就在他的面前,然而,他却好像没了之前那般激动的情绪!紫漓刚踏出大厅门口,脚步却突然顿了顿,想了一下之后,又是加了一句,“服用丹药的时候,最好找两个人帮你护法!”说完,紫漓也不管慕幽天辰究竟有没有听见,便是直接朝着远处走去,而花非浅看着紫漓和冥君墨两人离开,看了看慕幽天辰的模样,微微撇嘴,连忙跟了上去,貌似他自己的事情都还没有解决,他现在才没有心情看戏!佐逸晨在紫漓离开你之后,也和慕幽天辰说了一句,便是淡淡的转身离开,同时心中却将慕幽天辰的事情记了下来,之前所有人处于圣剑府这件事情中,并没有注意到佐逸晨有些复杂的神色!青萝目光看着佐逸晨转身离开的背影,直至消失,佐逸晨都没有看自己一眼,眼中不由一阵失落,难道,你的眼里只有小漓一个人吗?出了大厅,紫漓直接拉着冥君墨去了湖心水榭,不得不说,整个幻海岛,紫漓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湖心水榭,环境清幽,空气中弥漫一丝淡淡的莲香,很适合睡觉!冥君墨搂着紫漓,来到了湖心水榭的亭中,伸手一挥,一张软榻出现在面前,冥君墨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,就这样抱着紫漓,躺了下去,紫漓也顺势躺在冥君墨的身上,眯眼小憩!花非浅看着完全将自己无视的两人,嘴角微微抽了抽,最后却直接转身随意的找了一个石凳坐了下来,伸手拿了一个果子,啃了两下,觉得无味,又放了回去!看着紫漓和冥君墨眯眼的休息的模样,心中叹了一口气,也不管两人究竟睡了还是没睡,便开口说道,“花千玉那个臭小子也来了神魔大陆,我们是被一股力量莫名牵引到了这个大陆,刚来没多久,便是被九尾天狐一族的人带走!”“后来认祖归宗,我被测出拥有什么八品天赋血脉的天赋血脉,被家族那些老头重点培养,而花千玉那个小子则是九品天赋血脉,混的比老子还好!”说道这里,花非浅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,心中却不断的吐槽,就凭那个笨蛋居然拥有九品天赋血脉,简直就是糟蹋!突然地,花非浅看见紫漓的眼皮动了动,知道紫漓有在听,花非浅便是继续开口说了起来,“花依依是家族守护者的孙女,也是家主的女儿,却只有七品天赋血脉,依靠不少灵药才将实力提升到现在的水平,后来那个该死的守护者不知道哪里看到的办法,想要将花千玉的血换给花依依!”说到这里,花非浅又是一脸的愤怒和激动,双拳紧紧的握着,眼中闪烁着一丝杀意,咬牙切齿的继续开口说道,“我带着那个臭小子逃跑,被他们发现,他们把我们了起来,花千玉现在还被那个混蛋关着,而我必须保护花依依,否则……”说到这里,花非浅没有在继续说下去,低着头,双目猩红,满眼的恨意,若非实力不够,他恨不得将九尾天狐一族全都杀了灭族!“他们为什么放你出来,你这一次的目的是灵莲子?”紫漓缓缓的睁开了双眼,目光转向花非浅,淡淡的开口问道。因为湿气重,也造成这里常年笼在一片浓雾弥漫之中。“孩子?小漓,你是说这个孩子是你的?”青萝听到冥君墨的话,诧异的说道,眼中满是疑惑不解的神色,之前小漓并没有怀孕的迹象啊,怎么才一转眼,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小漓就有孩子了?“什么?小漓漓,你生了?”花非浅听到这个可能,更加惊讶,直接蹦到了紫漓面前,满眼的不可置信,在接受到紫漓眼中肯定的信息时,更是满眼的沉痛,夸张的双手捂着胸口,甚至踉跄的后退几步,“怎么可以,才半个月不见,小漓漓居然连娃娃都生了!”而这个时候,龙小小一行人也是神色怪异的看着紫漓,眼中满是怀疑之色,刚刚紫漓紧张的模样分明不是作假,怎么才半个月不到就凭空多出了一个孩子?龙潜游看着紫漓怀中的小人,一阵清脆的笑声淡淡的传出,眼中满是复杂之色,藏在袖口间的手,紧握着,心中很是不甘,却更多的无奈,连孩子都有了,他如何去争?早该想到了,紫漓这种女子,从一开始就不是他能奢望的!龙潜游看着紫漓眼中幸福的眼神,感觉一阵刺眼,多么的讽刺,他之前还想着要将她纳为正妃,以后,她就是他的皇后!“紫漓姐姐的宝宝吗?好可爱啊,叫什么名字?”月芽儿没有什么心思,知道这是紫漓的宝宝,好奇的凑上前看着紫漓怀中小小的人儿,不断的逗弄着。好在毁灭分殿殿主比圣使要理智一分,飞快的动作,想要挣脱云昊的手臂。一走进大门,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一排晃眼的金属,不少利器锋刃上都冒着寒光,整间石屋内充斥着一股冷兵器的金属寒意,叫人生生发寒。却见玄无风脸色苍白,满眼痛苦和震惊的神色,好似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,对于莫小语的问题视若无睹。却见莫小语站在紫漓身旁,默默的低着头,看不见神情,也不知道她就几个在想什么,然而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莫小语的不对劲,以莫小语的性格,这个时候,应该早就兴奋的大叫了,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沉默了起来!而莫小语在听见夏猫儿的话时,更加不对劲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,注意到紫漓青萝等人都关心的看着自己,却只是摇了摇头,有些闪烁其词的开口,“没,没什么,紫漓姐姐,我突然有些不舒服,想回去休息!”“恩,让猫儿和你一起去吧!”紫漓看着莫小语的模样,淡淡的瞥了一眼慕幽天辰,点点头说道,心中却有些了然莫小语的心思!莫小语听着紫漓的话,也没有反对,竟看也不看慕幽天辰,转身便是离开了大厅,身后夏猫儿有些迷茫的紧跟其后!慕幽天辰看着莫小语的模样,微微皱眉,她是介意他的身份吗?他都已经离开圣剑府那么多年,这个身份对他来说本就可有可无,说出来,只是不希望有任何隐瞒而已,难不成,他不应该说出来?紫漓看着慕幽天辰的模样,暗自叹了一口气,两个人的事情,还是他们两个人自己去解决的好,她也不可能插手太多!“这枚丹药你找个地方服下,然后准备闭关吧!”紫漓挥手间,一个小玉瓶便是出现在手中,紫漓将之放在了桌上,缓缓的开口,便是起身,拉着冥君墨缓缓的走出了大厅!慕幽天辰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玉瓶,他梦寐以求的丹药就在他的面前,然而,他却好像没了之前那般激动的情绪!紫漓刚踏出大厅门口,脚步却突然顿了顿,想了一下之后,又是加了一句,“服用丹药的时候,最好找两个人帮你护法!”说完,紫漓也不管慕幽天辰究竟有没有听见,便是直接朝着远处走去,而花非浅看着紫漓和冥君墨两人离开,看了看慕幽天辰的模样,微微撇嘴,连忙跟了上去,貌似他自己的事情都还没有解决,他现在才没有心情看戏!佐逸晨在紫漓离开你之后,也和慕幽天辰说了一句,便是淡淡的转身离开,同时心中却将慕幽天辰的事情记了下来,之前所有人处于圣剑府这件事情中,并没有注意到佐逸晨有些复杂的神色!青萝目光看着佐逸晨转身离开的背影,直至消失,佐逸晨都没有看自己一眼,眼中不由一阵失落,难道,你的眼里只有小漓一个人吗?出了大厅,紫漓直接拉着冥君墨去了湖心水榭,不得不说,整个幻海岛,紫漓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湖心水榭,环境清幽,空气中弥漫一丝淡淡的莲香,很适合睡觉!冥君墨搂着紫漓,来到了湖心水榭的亭中,伸手一挥,一张软榻出现在面前,冥君墨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,就这样抱着紫漓,躺了下去,紫漓也顺势躺在冥君墨的身上,眯眼小憩!花非浅看着完全将自己无视的两人,嘴角微微抽了抽,最后却直接转身随意的找了一个石凳坐了下来,伸手拿了一个果子,啃了两下,觉得无味,又放了回去!看着紫漓和冥君墨眯眼的休息的模样,心中叹了一口气,也不管两人究竟睡了还是没睡,便开口说道,“花千玉那个臭小子也来了神魔大陆,我们是被一股力量莫名牵引到了这个大陆,刚来没多久,便是被九尾天狐一族的人带走!”“后来认祖归宗,我被测出拥有什么八品天赋血脉的天赋血脉,被家族那些老头重点培养,而花千玉那个小子则是九品天赋血脉,混的比老子还好!”说道这里,花非浅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,心中却不断的吐槽,就凭那个笨蛋居然拥有九品天赋血脉,简直就是糟蹋!突然地,花非浅看见紫漓的眼皮动了动,知道紫漓有在听,花非浅便是继续开口说了起来,“花依依是家族守护者的孙女,也是家主的女儿,却只有七品天赋血脉,依靠不少灵药才将实力提升到现在的水平,后来那个该死的守护者不知道哪里看到的办法,想要将花千玉的血换给花依依!”说到这里,花非浅又是一脸的愤怒和激动,双拳紧紧的握着,眼中闪烁着一丝杀意,咬牙切齿的继续开口说道,“我带着那个臭小子逃跑,被他们发现,他们把我们了起来,花千玉现在还被那个混蛋关着,而我必须保护花依依,否则……”说到这里,花非浅没有在继续说下去,低着头,双目猩红,满眼的恨意,若非实力不够,他恨不得将九尾天狐一族全都杀了灭族!“他们为什么放你出来,你这一次的目的是灵莲子?”紫漓缓缓的睁开了双眼,目光转向花非浅,淡淡的开口问道。因为湿气重,也造成这里常年笼在一片浓雾弥漫之中。“孩子?小漓,你是说这个孩子是你的?”青萝听到冥君墨的话,诧异的说道,眼中满是疑惑不解的神色,之前小漓并没有怀孕的迹象啊,怎么才一转眼,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小漓就有孩子了?“什么?小漓漓,你生了?”花非浅听到这个可能,更加惊讶,直接蹦到了紫漓面前,满眼的不可置信,在接受到紫漓眼中肯定的信息时,更是满眼的沉痛,夸张的双手捂着胸口,甚至踉跄的后退几步,“怎么可以,才半个月不见,小漓漓居然连娃娃都生了!”而这个时候,龙小小一行人也是神色怪异的看着紫漓,眼中满是怀疑之色,刚刚紫漓紧张的模样分明不是作假,怎么才半个月不到就凭空多出了一个孩子?龙潜游看着紫漓怀中的小人,一阵清脆的笑声淡淡的传出,眼中满是复杂之色,藏在袖口间的手,紧握着,心中很是不甘,却更多的无奈,连孩子都有了,他如何去争?早该想到了,紫漓这种女子,从一开始就不是他能奢望的!龙潜游看着紫漓眼中幸福的眼神,感觉一阵刺眼,多么的讽刺,他之前还想着要将她纳为正妃,以后,她就是他的皇后!“紫漓姐姐的宝宝吗?好可爱啊,叫什么名字?”月芽儿没有什么心思,知道这是紫漓的宝宝,好奇的凑上前看着紫漓怀中小小的人儿,不断的逗弄着。好在毁灭分殿殿主比圣使要理智一分,飞快的动作,想要挣脱云昊的手臂。一走进大门,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一排晃眼的金属,不少利器锋刃上都冒着寒光,整间石屋内充斥着一股冷兵器的金属寒意,叫人生生发寒。却见玄无风脸色苍白,满眼痛苦和震惊的神色,好似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,对于莫小语的问题视若无睹。

来的是小内监,兰芽不识。见佛身比双宝又高些,气多一分闲容,便当是年就都比双宝、双寿此一辈更高一阶之。倒是陈桐倚摇扇来咬耳:“汝识之乎?其为司大人近侍之,曰初礼。”。”兰芽町陈桐倚一眼。此人似不合,而实消息灵通之。陈桐倚幢首:“大人左右之四,名以‘礼忠信'。”。”礼义忠信,兮,以其亦配!兰芽掩轻,亲下阶,向初礼一抱拳:“小翁辛苦矣。小舅先回,奴更往。”。”兰芽“婢”之词一出,门内之三人都是一愣。初礼一掉房尾,清静点头:“公子径往次,奴婢先候。”。”兰芽入门去,迎向那三人愕视,只淡淡云:“三位亦还!。”。”秦直碧含忍不发,陈桐倚不多言,将不胜矣,一把捻住兰芽臂:“子方,自称何?”。”兰芽目尾光扫了一眼垂首止之初礼,澹然曰:“我等自然都是大人之婢。”。”“兰伢子!”。”子不可置信。“你还!。”。”兰芽抬眸,安静无波。若昔,自不敢置信。然而此时,已曾无疑。兰芽在后堂复谨以束身布复束些,将发而散之复起,不是小用之总角,而总于顶,以木簪绾,外加了乌纱网巾。望向镜中,犹玉面少,始深吸气,随初礼行。初礼而不带兰芽至“观鱼台”。”,而至于“月溪”。雅园囿,因院中半碧水似半月而名。花木亭台俱微而致。初礼将兰芽让至屋中,但躬身指案,因言日:“请兰公子先画,奴婢是请大人来。”。”“画何?”。”兰芽问。“公曰,请公子将那晚在教坊司所闻皆画之。”。”兰芽忍不住笑:“其夜之余人,其大者也,又是那般繁之亭台轩榭,大人乃我画下何以!”。”初礼依旧闲容,曰曰:“是全凭兰公子专。”。”兰芽略忖,便笑:“大人也,乃以此画来为予考?画得好也,大人则现;画得若非大人之意,大人则不见我?”。”初礼不讳,但静磬折:“公子聪。大人素最喜蕙质兰心之人。”。”初礼乃去,“月溪”静之以下,凡无形难皆凝至于其端。其明,司夜染素重,凡都只在其掌握,不觉其来求。其死皆可,其欲曲意趋,而亦不得为顿纳,总以合其意乃可。然而思,那晚有,其果欲看画何?

却见莫小语站在紫漓身旁,默默的低着头,看不见神情,也不知道她就几个在想什么,然而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莫小语的不对劲,以莫小语的性格,这个时候,应该早就兴奋的大叫了,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沉默了起来!而莫小语在听见夏猫儿的话时,更加不对劲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,注意到紫漓青萝等人都关心的看着自己,却只是摇了摇头,有些闪烁其词的开口,“没,没什么,紫漓姐姐,我突然有些不舒服,想回去休息!”“恩,让猫儿和你一起去吧!”紫漓看着莫小语的模样,淡淡的瞥了一眼慕幽天辰,点点头说道,心中却有些了然莫小语的心思!莫小语听着紫漓的话,也没有反对,竟看也不看慕幽天辰,转身便是离开了大厅,身后夏猫儿有些迷茫的紧跟其后!慕幽天辰看着莫小语的模样,微微皱眉,她是介意他的身份吗?他都已经离开圣剑府那么多年,这个身份对他来说本就可有可无,说出来,只是不希望有任何隐瞒而已,难不成,他不应该说出来?紫漓看着慕幽天辰的模样,暗自叹了一口气,两个人的事情,还是他们两个人自己去解决的好,她也不可能插手太多!“这枚丹药你找个地方服下,然后准备闭关吧!”紫漓挥手间,一个小玉瓶便是出现在手中,紫漓将之放在了桌上,缓缓的开口,便是起身,拉着冥君墨缓缓的走出了大厅!慕幽天辰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玉瓶,他梦寐以求的丹药就在他的面前,然而,他却好像没了之前那般激动的情绪!紫漓刚踏出大厅门口,脚步却突然顿了顿,想了一下之后,又是加了一句,“服用丹药的时候,最好找两个人帮你护法!”说完,紫漓也不管慕幽天辰究竟有没有听见,便是直接朝着远处走去,而花非浅看着紫漓和冥君墨两人离开,看了看慕幽天辰的模样,微微撇嘴,连忙跟了上去,貌似他自己的事情都还没有解决,他现在才没有心情看戏!佐逸晨在紫漓离开你之后,也和慕幽天辰说了一句,便是淡淡的转身离开,同时心中却将慕幽天辰的事情记了下来,之前所有人处于圣剑府这件事情中,并没有注意到佐逸晨有些复杂的神色!青萝目光看着佐逸晨转身离开的背影,直至消失,佐逸晨都没有看自己一眼,眼中不由一阵失落,难道,你的眼里只有小漓一个人吗?出了大厅,紫漓直接拉着冥君墨去了湖心水榭,不得不说,整个幻海岛,紫漓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湖心水榭,环境清幽,空气中弥漫一丝淡淡的莲香,很适合睡觉!冥君墨搂着紫漓,来到了湖心水榭的亭中,伸手一挥,一张软榻出现在面前,冥君墨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,就这样抱着紫漓,躺了下去,紫漓也顺势躺在冥君墨的身上,眯眼小憩!花非浅看着完全将自己无视的两人,嘴角微微抽了抽,最后却直接转身随意的找了一个石凳坐了下来,伸手拿了一个果子,啃了两下,觉得无味,又放了回去!看着紫漓和冥君墨眯眼的休息的模样,心中叹了一口气,也不管两人究竟睡了还是没睡,便开口说道,“花千玉那个臭小子也来了神魔大陆,我们是被一股力量莫名牵引到了这个大陆,刚来没多久,便是被九尾天狐一族的人带走!”“后来认祖归宗,我被测出拥有什么八品天赋血脉的天赋血脉,被家族那些老头重点培养,而花千玉那个小子则是九品天赋血脉,混的比老子还好!”说道这里,花非浅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,心中却不断的吐槽,就凭那个笨蛋居然拥有九品天赋血脉,简直就是糟蹋!突然地,花非浅看见紫漓的眼皮动了动,知道紫漓有在听,花非浅便是继续开口说了起来,“花依依是家族守护者的孙女,也是家主的女儿,却只有七品天赋血脉,依靠不少灵药才将实力提升到现在的水平,后来那个该死的守护者不知道哪里看到的办法,想要将花千玉的血换给花依依!”说到这里,花非浅又是一脸的愤怒和激动,双拳紧紧的握着,眼中闪烁着一丝杀意,咬牙切齿的继续开口说道,“我带着那个臭小子逃跑,被他们发现,他们把我们了起来,花千玉现在还被那个混蛋关着,而我必须保护花依依,否则……”说到这里,花非浅没有在继续说下去,低着头,双目猩红,满眼的恨意,若非实力不够,他恨不得将九尾天狐一族全都杀了灭族!“他们为什么放你出来,你这一次的目的是灵莲子?”紫漓缓缓的睁开了双眼,目光转向花非浅,淡淡的开口问道。因为湿气重,也造成这里常年笼在一片浓雾弥漫之中。“孩子?小漓,你是说这个孩子是你的?”青萝听到冥君墨的话,诧异的说道,眼中满是疑惑不解的神色,之前小漓并没有怀孕的迹象啊,怎么才一转眼,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小漓就有孩子了?“什么?小漓漓,你生了?”花非浅听到这个可能,更加惊讶,直接蹦到了紫漓面前,满眼的不可置信,在接受到紫漓眼中肯定的信息时,更是满眼的沉痛,夸张的双手捂着胸口,甚至踉跄的后退几步,“怎么可以,才半个月不见,小漓漓居然连娃娃都生了!”而这个时候,龙小小一行人也是神色怪异的看着紫漓,眼中满是怀疑之色,刚刚紫漓紧张的模样分明不是作假,怎么才半个月不到就凭空多出了一个孩子?龙潜游看着紫漓怀中的小人,一阵清脆的笑声淡淡的传出,眼中满是复杂之色,藏在袖口间的手,紧握着,心中很是不甘,却更多的无奈,连孩子都有了,他如何去争?早该想到了,紫漓这种女子,从一开始就不是他能奢望的!龙潜游看着紫漓眼中幸福的眼神,感觉一阵刺眼,多么的讽刺,他之前还想着要将她纳为正妃,以后,她就是他的皇后!“紫漓姐姐的宝宝吗?好可爱啊,叫什么名字?”月芽儿没有什么心思,知道这是紫漓的宝宝,好奇的凑上前看着紫漓怀中小小的人儿,不断的逗弄着。好在毁灭分殿殿主比圣使要理智一分,飞快的动作,想要挣脱云昊的手臂。一走进大门,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一排晃眼的金属,不少利器锋刃上都冒着寒光,整间石屋内充斥着一股冷兵器的金属寒意,叫人生生发寒。却见玄无风脸色苍白,满眼痛苦和震惊的神色,好似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,对于莫小语的问题视若无睹。却见莫小语站在紫漓身旁,默默的低着头,看不见神情,也不知道她就几个在想什么,然而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莫小语的不对劲,以莫小语的性格,这个时候,应该早就兴奋的大叫了,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沉默了起来!而莫小语在听见夏猫儿的话时,更加不对劲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,注意到紫漓青萝等人都关心的看着自己,却只是摇了摇头,有些闪烁其词的开口,“没,没什么,紫漓姐姐,我突然有些不舒服,想回去休息!”“恩,让猫儿和你一起去吧!”紫漓看着莫小语的模样,淡淡的瞥了一眼慕幽天辰,点点头说道,心中却有些了然莫小语的心思!莫小语听着紫漓的话,也没有反对,竟看也不看慕幽天辰,转身便是离开了大厅,身后夏猫儿有些迷茫的紧跟其后!慕幽天辰看着莫小语的模样,微微皱眉,她是介意他的身份吗?他都已经离开圣剑府那么多年,这个身份对他来说本就可有可无,说出来,只是不希望有任何隐瞒而已,难不成,他不应该说出来?紫漓看着慕幽天辰的模样,暗自叹了一口气,两个人的事情,还是他们两个人自己去解决的好,她也不可能插手太多!“这枚丹药你找个地方服下,然后准备闭关吧!”紫漓挥手间,一个小玉瓶便是出现在手中,紫漓将之放在了桌上,缓缓的开口,便是起身,拉着冥君墨缓缓的走出了大厅!慕幽天辰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玉瓶,他梦寐以求的丹药就在他的面前,然而,他却好像没了之前那般激动的情绪!紫漓刚踏出大厅门口,脚步却突然顿了顿,想了一下之后,又是加了一句,“服用丹药的时候,最好找两个人帮你护法!”说完,紫漓也不管慕幽天辰究竟有没有听见,便是直接朝着远处走去,而花非浅看着紫漓和冥君墨两人离开,看了看慕幽天辰的模样,微微撇嘴,连忙跟了上去,貌似他自己的事情都还没有解决,他现在才没有心情看戏!佐逸晨在紫漓离开你之后,也和慕幽天辰说了一句,便是淡淡的转身离开,同时心中却将慕幽天辰的事情记了下来,之前所有人处于圣剑府这件事情中,并没有注意到佐逸晨有些复杂的神色!青萝目光看着佐逸晨转身离开的背影,直至消失,佐逸晨都没有看自己一眼,眼中不由一阵失落,难道,你的眼里只有小漓一个人吗?出了大厅,紫漓直接拉着冥君墨去了湖心水榭,不得不说,整个幻海岛,紫漓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湖心水榭,环境清幽,空气中弥漫一丝淡淡的莲香,很适合睡觉!冥君墨搂着紫漓,来到了湖心水榭的亭中,伸手一挥,一张软榻出现在面前,冥君墨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,就这样抱着紫漓,躺了下去,紫漓也顺势躺在冥君墨的身上,眯眼小憩!花非浅看着完全将自己无视的两人,嘴角微微抽了抽,最后却直接转身随意的找了一个石凳坐了下来,伸手拿了一个果子,啃了两下,觉得无味,又放了回去!看着紫漓和冥君墨眯眼的休息的模样,心中叹了一口气,也不管两人究竟睡了还是没睡,便开口说道,“花千玉那个臭小子也来了神魔大陆,我们是被一股力量莫名牵引到了这个大陆,刚来没多久,便是被九尾天狐一族的人带走!”“后来认祖归宗,我被测出拥有什么八品天赋血脉的天赋血脉,被家族那些老头重点培养,而花千玉那个小子则是九品天赋血脉,混的比老子还好!”说道这里,花非浅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,心中却不断的吐槽,就凭那个笨蛋居然拥有九品天赋血脉,简直就是糟蹋!突然地,花非浅看见紫漓的眼皮动了动,知道紫漓有在听,花非浅便是继续开口说了起来,“花依依是家族守护者的孙女,也是家主的女儿,却只有七品天赋血脉,依靠不少灵药才将实力提升到现在的水平,后来那个该死的守护者不知道哪里看到的办法,想要将花千玉的血换给花依依!”说到这里,花非浅又是一脸的愤怒和激动,双拳紧紧的握着,眼中闪烁着一丝杀意,咬牙切齿的继续开口说道,“我带着那个臭小子逃跑,被他们发现,他们把我们了起来,花千玉现在还被那个混蛋关着,而我必须保护花依依,否则……”说到这里,花非浅没有在继续说下去,低着头,双目猩红,满眼的恨意,若非实力不够,他恨不得将九尾天狐一族全都杀了灭族!“他们为什么放你出来,你这一次的目的是灵莲子?”紫漓缓缓的睁开了双眼,目光转向花非浅,淡淡的开口问道。因为湿气重,也造成这里常年笼在一片浓雾弥漫之中。“孩子?小漓,你是说这个孩子是你的?”青萝听到冥君墨的话,诧异的说道,眼中满是疑惑不解的神色,之前小漓并没有怀孕的迹象啊,怎么才一转眼,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小漓就有孩子了?“什么?小漓漓,你生了?”花非浅听到这个可能,更加惊讶,直接蹦到了紫漓面前,满眼的不可置信,在接受到紫漓眼中肯定的信息时,更是满眼的沉痛,夸张的双手捂着胸口,甚至踉跄的后退几步,“怎么可以,才半个月不见,小漓漓居然连娃娃都生了!”而这个时候,龙小小一行人也是神色怪异的看着紫漓,眼中满是怀疑之色,刚刚紫漓紧张的模样分明不是作假,怎么才半个月不到就凭空多出了一个孩子?龙潜游看着紫漓怀中的小人,一阵清脆的笑声淡淡的传出,眼中满是复杂之色,藏在袖口间的手,紧握着,心中很是不甘,却更多的无奈,连孩子都有了,他如何去争?早该想到了,紫漓这种女子,从一开始就不是他能奢望的!龙潜游看着紫漓眼中幸福的眼神,感觉一阵刺眼,多么的讽刺,他之前还想着要将她纳为正妃,以后,她就是他的皇后!“紫漓姐姐的宝宝吗?好可爱啊,叫什么名字?”月芽儿没有什么心思,知道这是紫漓的宝宝,好奇的凑上前看着紫漓怀中小小的人儿,不断的逗弄着。好在毁灭分殿殿主比圣使要理智一分,飞快的动作,想要挣脱云昊的手臂。一走进大门,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一排晃眼的金属,不少利器锋刃上都冒着寒光,整间石屋内充斥着一股冷兵器的金属寒意,叫人生生发寒。却见玄无风脸色苍白,满眼痛苦和震惊的神色,好似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,对于莫小语的问题视若无睹。

详情

猜你喜欢


      


      


      

Copyright © 2020